互保泥潭艱難“拔腿” 西王集團再成被執行人

2019-10-12
 

中國經營報  孫吉正

“所有債務按期償還,堅決不違約。”在今年5月13日媒體交流會上,西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王集團”)董事長王勇曾如是說道。9月30日,西王集團將其持有的旗下上市公司部分股份進行質押。而7月18日和9月19日,西王集團先后被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和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前后兩次執行標的合計超過1.4億元。

西王集團兩度被列為被執行人,導致西王集團發行的債券一度暴跌。西王集團方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此次被列為被執行人是由于西王集團作為擔保方所承擔的擔保責任,目前雙方已經和解。在此前“齊星互保”事件中,西王集團與鄒平縣供電公司同屬于擔保方,此次事件是西王集團為鄒平縣供電公司的貸款所擔保,該事件屬于“齊星互保”事件的后遺癥。

西王集團的泥潭困局,始于同處于山東省鄒平縣的齊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齊星集團”)的70億元債務危機。西王集團作為齊星集團債務最大的擔保方,承擔了齊星集團部分債務。雖然在政府的幫助下,西王集團解除了與齊星集團的擔保關系,但在2017年3月,齊星集團爆雷事件發生后,西王集團始終為輿論關注的焦點,而高達300億元的負債也被稱為懸在西王集團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債務泥潭“拔腿”

在山東省,民營企業之間“互保”一度成為常見的景象,但隨之而來的是引發連鎖反應的互保危機。同位于山東省鄒平縣的西王集團與齊星集團就曾存在互保關系,而齊星集團的資金危機最終將西王集團也拉入泥潭。

“互保行為主要出現在地域集中的民營企業之間,互保實質就是企業之間互相擔保以達到借貸的目的,但如果其中一方出現問題,就會把所有人拖下水。”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告訴記者,上市公司互保曾經是一個A股頑疾,也是此前監管機構重點化解的風險隱患,因為可能其中一家出現問題會引發更多擔保圈企業的崩塌,造成眾多投資者的損失。

2017年3月,齊星集團被曝資金鏈斷裂,無力償還各類債務,西王集團對齊星集團及下屬子公司提供擔保金額達29.073億元,作為最大的擔保方,西王集團一度托管了齊星集團。雖然隨后有聲音表示,是西王集團有意圖接管齊星集團資產而有意為之,但不可否認的是,西王集團在自身債務高筑的情況下,想要順利接管齊星集團并不是易事。

日本三级片2018年2月,西王集團因發行期間遭遇公司主體信用等級下調,而取消正在發行的2018年度第一期5億元短期融資券。大公國際對此次評級下調的解釋是,齊星集團破產重整方案長時間未確定,公司面臨的償債壓力進一步加大;相關各方未按照計劃進度推進,齊星集團的擔保關系亦未解除,公司面臨的代償風險進一步加大。

在政府的干預下,西王集團解除了與齊星集團的擔保關系。最終,西王集團并未像此前部分觀點認為的接管齊星集團的資產,但卻最終承擔了齊星集團的部分債務。根據審計機構認定,西王集團對齊星集團的擔保金額從此前的29.07億元下調到25.53億元,其代償金額則從西王集團對齊星集團托管墊付的費用中扣除。

“‘齊星互保’事件發生后,在省市縣三級政府的努力下,已經有了結果,處理得很圓滿。西王集團現在算是拔出腿來了,但腿上的泥還有,接下來就是考慮如何持續健康發展的問題了。”2019年5月份,王勇對外表示:“雖然從泥潭中拔出腿來了,但市場上還有后續影響,現在還處于恢復階段。再有兩個月,也就是說到今年6月底,就可以徹底解決。”

對于西王集團所處的情況,有當地的銀行從業人士告訴記者,自去年以來,山東省絕大部分銀行都收緊了企業的信譽貸款,對于部分企業要求抵押貸款,因而使得很多民營企業的資金鏈受到了影響。

日本三级片時至今日,西王集團仍舊沒有擺脫事件的泥潭。據上海清算所網站公布數據顯示,西王集團2019年半年度財務報表顯示,截至6月30日,西王集團負債總額為306.85億元,其中流動負債為163.69億元。而當期西王集團的流動資產合計為135億元,其中貨幣資金為13.74億元,而這一數字在2018年底為31.78億元。

糧油大王的近憂

日本三级片王勇通過創辦一家榨油廠從而發展出了龐大的西王系,但在如今的糧油市場環境下,西王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王食品”,000639.SZ)的食用油發展前景卻并不明朗。梳理西王食品近年財報可見,西王食品的食用油收入規模在25億元左右浮動,而在收購了加拿大運動保健品公司Kerr后,上市公司西王食品的業績增長顯著。

“在食用油市場,西王食品在玉米油領域是領頭企業,但品類在自身功能和附加值不能提高的情況下,未來會陷于價格競爭,玉米油市場的品類低附加值決定了它溢價力低。”快消品營銷專家路勝貞表示,因而西王食品不管是實行多元化還是收購其他資產,都是為了保持上市公司的收益。

雖然西王集團曾一度陷入互保事件的泥潭之中,但憑借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西王食品、西王特鋼、西王置業)以及一家財務公司山東永華投資有限公司,使得即使在政府并未介入的情況下,西王集團也能在互保危機中得以緩解部分資金短缺問題。

就在2019年7月30日,西王集團宣布獲省市縣三級政府30億元發展基金支持,但依舊沒有改變西王集團債務高筑的局面。根據西王集團方面負責人的說法,目前整個集團從宏觀上已經走出“齊星互保”事件的影響,但從公司資金流動來看,受銀行政策以及多方面因素,負債和資金仍舊有所壓力。

西王集團通過股權形式增加現金的能力也已達到上限。根據西王食品9月11日發布的最新公告顯示,西王集團持有公司股份3.2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70%,累計質押/凍結股份合計2.98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7.58%;山東永華投資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2.4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2.62%,累計質押/凍結股份合計2.4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2.62%。西王集團與山東永華投資有限公司為一致行動人,雙方合計持股52.32%,雙方累計質押比例高達96%。其余港股上市的兩家公司都處于質押狀態。除此之外,西王集團直接和間接持有的其他子公司股權也有質押狀態出現。

日本三级片在經營層面,今年5月,西王集團董事長之子王棣卸任了西王食品董事長一職,由原總經理王輝繼任。從產業結構來看,目前Kerr公司在北美的營收已經接近公司營收的一半,但由于目前國內保健品審批受限,導致Kerr公司的業務在國內遲遲未能落地。2018財年,由于玉米胚芽價格仍處低位,因而全年尤其在下半年,西王食品的食用油保持了較高的毛利率,而在2019上半財年,食用油毛利率同比下降9.6%,但食用油業務整體規模仍舊維持緩慢增長的狀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玉米油市場集中度較高,益海嘉里、西王、長壽花、福臨門4家企業市場份額超過80%。其中,長壽花和西王食品是均位于西王村的兄弟企業,單從食用油業務來看,長壽花營收略高于西王食品。“西王曾是益海嘉里的上游供應商,西王原來在上游產業具備優勢和規模,但隨著益海嘉里對上游布局,西王才開始加大對下游產業的開發。” 路勝貞告訴記者。

日本三级片目前來看,行業方面仍舊看好西王食品的發展前景,“食用油的增長雖然已經接近天花板,但從資本市場的反應來看,普遍還是看好保健品業務的發展前景。”路勝貞說,但前提是在大股東的資金風險逐步化解的前提下。